宋善秋:军民融合发展法规制度建设探析_交通设施网

宋善秋:军民融合发展法规制度建设探析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二)加强军民融合法规制度建设是破解军民融合发展难题的客观需要。在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正确领导下,我国军民融合发展领导体制、工作机制和政策法规逐步完善,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贯彻国防要求成效明显,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取得重要进展,军队保障社会化加速推进,平战结合的国防动员体系不断完善,取得了良好的综合效益。但从总体上看,由于受多种因素影响和制约,目前军民融合发展无论是在领导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建设上,还是资源整合、配套建设及综合保障等方面,还存在诸多问题和不足。习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休会议上深刻指出:“军民融合发展还存在一些突出同题,主要是思想观念跟不上,顶层统筹统管体制缺乏,政策法规和运行机制滞后,工作执行力度不够”。因此,迫切需要构建职责明晰、执行顺畅、监督有力、运行有效的法规体系,充分发挥法规制度的规范、引导、保障作用,以破解军民融合发展“根”上的问题,提高军民融合发展法治化、规范化水平。

(三)加强军民融合法规制度建设是推进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重要保证。推动军民融合向深度发展,是一项战略性基础工程,涉及到战略目标、体制机制、规划计划、资源配置等方方面面的内容,需要协调各部门、各单位、各领域,必须体现国家意志,坚持国家主导,形成中央、地方、军队的统筹合力。立法是最为直接、有效、长远、稳定体现国家意志的活动,是发挥国家主导作用的重要抓手。只有把军民融合发展纳入法制化轨道,明确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方向、原则、思路,细化融合发展过程中重点难点问题解决的办法、措施和要求,以强有力的政策法规对军民融合发展进行调节、支持和扶持,才能体现国家意志、国家主导,加快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推动实现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融合式发展。

二、当前军民融合法规制度建设存在的问题

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为打破军民二元分离结构,理顺当事各方责权利关系,建立军民融合发展相关工作的程序方法与行为准则,国家、军队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法规,军民融合发展政策制度体系初具规模,但距离“系统完善、衔接配套、有效激励”的政策制度体系仍有较大差距,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位阶关系不够合理。位阶关系,是指每一部规范性法律文本在法律体系中的纵向等级,体现了国家法律体系的内在统一性。当前,我国军民融合法律、法规、文件、规章、规范性文件呈递增排列,法律和法规数量偏少,规章和规范性文件数量明显较多,位阶关系不够科学合理。一是缺少军民融合顶层法律。已制定出台的55部相关法律均为军民融合子领域法律,且均在少数条款中涉及到了军民融合有关内容,缺乏一部专门的军民融合顶层法律,导致军民融合的主体、范围、权利、义务、对接渠道、保障措施等内容界定不清楚,缺乏供国家、军队、企事业单位共同遵循的法律依据,不能有效发挥法律的规范、引导和保障作用,与军民融合发展作为国家战略的地位极不相称。二是部分领域位阶结构不够科学。目前,法律法规的位阶分布虽然未作硬性规定,但从一些单位反馈情况来看,军民融合部分领域法律法规结构不够合理的问题比较突出。例如,国防科技工业与武器装备采购领域出台的规章较多,但在法律层面尚为空白,这就存在由部门规范国防科技工业和武器装备采购市场行为,而部门行为本身却缺乏规范和制约的问题。三是主要领域法律缺失。从数量上看,当前军民融合发展相关法规文件已相当可观,但“重量级”的法律漏项仍然较多。例如,国防科技工业、武器装备采购、航天等方面的法律尚为空白,基础设施建设、国防经济动员、后勤保障、退役军人保障等方面的法律也亟需研究起草。

(二)领域分布不够均衡。目前,军民融合法规文件数量居于前三位的领域分别是统筹社会服务保障、统筹应急应战和和公共安全、基础设施共建共享,数量最少的是统筹经济和军事“走出去”领域,分布不够均衡的问题比较明显。一是立法分布相差较大。由于我国军民融合发展法规建设的组织领导分工还不够明确,缺乏归口部分对其进行统筹协调,难以从根本上对军民融合发展立法进行系统论证、综合归类、顶层设计,导致该领域法律规范体系结构不科学、分布不均衡,尤其是军民协同创新和重点安全领域法治建设明显滞后。二是军地二元分离结构明显。军地、部门、行业之间的行政壁垒和利益羁绊仍然存在,导致法规标准体系军民融合不畅通,军民两大体系之间“封闭化”“孤岛化”和互动共享不足等问题凸显,客观上阻碍了融合步伐。如有的部门和单位在军工、民品企业税收、信贷、投资等方面实行“双轨制”,承担配套任务的民营企业难以同国有军工企业享受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对军民融合产业发展的投入难以获得合理回报。三是立法“碎片化”问题突出。现行军民融合政策法规多为部门规章和“办法”“意见”等指导性文件,法规体系不健全、不完备、不配套,存在各自为政、分散孤立、相互脱节等问题。行业、部门、行政色彩浓厚,操作性不强,有些甚至相互冲突,或超出规范范围,导致法规文件数量虽多但缺乏权威性、综合性、一致性,影响法律效力。

上一篇:无偿献血“三免”政策落地难 经济利益让法规遇 下一篇:高峰禁左、变道抓拍、断口封闭部分道路组织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