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亦庄呼唤「现实」,没有真正「扑街」的 VR 和_交通设施网

在亦庄呼唤「现实」,没有真正「扑街」的 VR 和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在亦庄呼唤「现实」,没有真正「扑街」的 VR 和尚未真正火爆的 AR

2018-01-06 15:24 来源:极客公园 VR /AR /京东

原标题:在亦庄呼唤「现实」,没有真正「扑街」的 VR 和尚未真正火爆的 AR

2017 年 12 月 19 日,亦庄京东的总部大楼里,京东前台产品研发部 AR、VR 业务负责人赵刚宣布启动天工计划 2.0。从 5 月 23 日 天工计划 1.0(人工智能 3D 建模大赛)结束算起,不到 7 个月的时间,京东再一次在 AR/VR 领域内采取行动。

仪式启动大会中,京东副总裁、前台产品研发负责人黎科峰首先介绍了这两年京东在采用 AR、VR 技术展示销售商品后取得的数据——「相对普通的 SKU,AR/VR 的 SKU 停留时长高出 45%,用户试妆、试戴的时长占 74%,订单转化率高于平均水平 10%,且退货率也有效进行了降低。」

坐在台下听黎科锋分享的除了媒体,还有 AR/VR 行业的开发者,也包括京东电商平台的第三方商家。一位在京东上开店的店主参加了此次活动,虽然她并不太懂 AR、VR 是什么,但在会议进行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在朋友圈分享了几段会场视频。我问她,有打算用 AR 或是 VR 技术做些什么吗?她有些犹疑的告诉我,如果有机会能用到就会用。

这句犹疑回复中的「机会」,整个 AR、VR 产业中硬件厂商、方案解决商也在等。会场上坐在我边上的是 AR 行业光学厂商耐得佳的项目总监焦亚超,他对 AR、VR 行业充满信心,但言语中又显得有些焦虑。「要是京东真的能买上 1000 台 VR 头显设备才是对行业的真正推动,无论是买哪家的产品」、「很多人其实还不知道什么是 AR、VR」,他多次提到。

虚拟「现实」,元年过后即扑街?

在这场合作大会前,京东还邀请了一批 AR/VR 行业开发者进行了展览,展览的产品中,多为 AR 试装的、AR 试鞋等消费者可用的 AR 硬件设备和应用。

耐得佳也参与了这次的展览,他们为京东物流做了一个样品—利用 AR 眼镜可以扫描具体商品,商品详细介绍就会「浮现」在产品旁。我尝试了这个状似 VR 头显设备的 AR 眼镜。首先,手里需要握住一个操作菜单,用来调整自己的视野范围,使屏幕居于视野中央。接着,在进入商品查找的页面中时,我还是得不停的晃动头部,控制屏幕中的光点进行移动、确定等操作。

在亦庄呼唤「现实」,没有真正「扑街」的 VR 和

(焦亚超正在为试戴者佩戴 AR 头显 图|极客公园)

这样的体验显然不够完美,但好在已经能用了。但只能用,却不好用,消费者是不会买账的。消费者不买账,电商们更不会买账,大家都很清醒。

这种「清醒」是整个 VR 行业付出巨大代价得来的。2015 年到 2016 年间,VR 行业大火,在一些媒体和公关的文字下,VR 头显设备被描绘得无所不能。阿里的 buy+ VR 平台宣传视频中,男人可以触摸感觉内衣的材质,而一家人戴上 VR 头显后可以在完美的生活在虚拟世界——妈妈可以随心挑选、试穿衣服,而儿子可以练习电子鼓,似乎生活中的任何需求都能得到完美满足。

这样的视频描绘的画面离现实太远了,在当时最好的 VR 头显根本无法实现这样的功能。但对很多尚不知道 VR 是什么的普通人来说,自然而然的会相信视频所示就是事实。翻回到当时关于 VR 技术和应用的报道,很多人在评论中诉说着自己的需求,「我希望能用 VR 看上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用 VR 玩游戏、看片肯定很过瘾」。

当然,整个行业陷入「大跃进」式的狂热并不能全怪媒体或者公关的宣传。从 2014 年 Facebook 突然砸下 20 亿美金买下 Oculus 开始,一轮 VR 热潮突然而至。当融资变的越来越简单,很多创业公司的心根本不在技术身上,如何讲故事让投资人相信自己能做好反而跑在了更前面。

很快,整个行业就为自己的急躁付出了代价。其中,劣币驱逐良币是关键因素。在耐得佳工作之前,焦亚超还曾在一家 VR 企业工作。他当时所在的这家公司做一款 VR 头显加上座椅的娱乐设备,使用者坐在椅子上戴着头显设备,不仅可以看到三维虚拟世界,还可以随着椅子的震动模拟 VR 头显所见世界的感受。

这样一套设备的价格不便宜,需要 30 万。焦亚超所在的那家公司,本来是主打游乐园等娱乐场所,但很快,他们发现市场上出现很多采用劣质器材的同类产品,其中一款报价才 13 万。劣质产品的体验要差一些,但游乐场却乐于选择价格低的方案,毕竟大多数使用的人只图个新鲜。这让焦亚超原来那家企业很快陷入危机。

上一篇:项目复盘|诠释国内电商(二):仓储与库存 下一篇:“网购江湖”云谲波诡 “羊毛党”泛滥呼吁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