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善秋:军民融合发展法规制度建设探析(2)_交通设施网

宋善秋:军民融合发展法规制度建设探析(2)

分类:政策法规 热度:

(三)法规修订不够及时。法规文件制定后,应根据形势发展需要进行及时修订,才能保证其操作性和生命力。但一些部门“重立轻改”的问题较为突出,影响了军民融合法规制度的适用性和有效性。一是年代久远的法规文件亟待清理。少数法规文件发布时间长达40年多年,因制定时间过于久远,所针对问题、规范事项、行政主体、环境任务等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已基本失去规范作用,但仍未废止或修订,严重滞后于时代发展和现实需要。二是法规文件未充分考虑军民融合内容。改革开放特别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来,经济、社会形势发展日新月异,部分政策法规制定者未能科学准确地预测国家形势发展变化趋势和军民融合发展需求,部分条款规定过于保守、僵化,缺乏前瞻性、预见性和生命力。三是关键领域改革滞后导致法规内容不适用。比较突出的是军品定价问题,军地反应都很强烈。如军工集团普遍反映,1996年3月12日颁发的《军品价格管理办法》规定产品利润为成本的5%,大大低于行业平均利润,不利于调动企业生产军品的积极性。但受制于军品定价改革滞后现状,相关法规出台时间虽已久远,远远跟不上形势发展及市场变化,但在新的改革成果推出前,各方面也只能遵照原有规定执行。

(四)立法主体层次不高。立法主体是指有权制定、认可、修改、废除法律的国家机关。立法主体的层次,直接影响和决定法律效力。从目前情况看,军民融合相关法律法规普遍存在立法主体层次不高的问题,影响了法规体系的权威性和影响力。一是军地规章制定不均衡。目前,军民融合相关规章中绝大部分由军委机关(解放军原四总部)制定,国务院部门制定的相对较少,存在以军事法规或部门规章代替国家法律的问题,导致所出台军事法规、规章的权威性、适用性和影响力受限。二是军地统筹缺乏。现行法律法规中,不少都因军地二元化结构导致内容不衔接,相互割裂分离。由政府牵头制定的法律法规,在涉军时往往以另行规定加以回避,加重了军民两套体系相互分离的色彩。而军队制定的法规,又基本上只能在军队内部适用,对地方企事业单位缺乏有效的约束力。三是部门立法现象较为普遍。军民融合相关法规制度需要军地之间统筹规划、密切协调、系统论证、科学设计,才能确保实施效果。但在实际工作中,因军地不同部门各管一摊,职能交叉重叠,甚至为了“抢地盘”,制定出台政策制度前未进行充分协商,存在相互不衔接、内容不系统等“先天不足”的问题,导致落实效果大打折扣。

(五)保密管理不够科学。当前,军民融合领域保密管理程序过于复杂和严格,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定密过高,或解密期限已到时仍处于保密状态,或定密积极、解密懈怠等问题,制约了军民技术的双向流动,影响和制约了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一是公开度不够。作为法规文件,原则上应当全部公开,以扩大其知晓范围,确保能够被有效执行。但有的部门定密较为随意,制定了大量“带密级”的法规文件,存在该公开而未公开、可以部分公开而未制定脱密版本等问题,严重制约其影响力和执行效力。二是定密不科学。部分主管单位和个人将保密问题与实际工作需要对立起来,制定了过于复杂和严苛的保密管理程序,人为提高密级和保密批准权限,在为保密设置了一堵严防死守的“防火墙”的同时,也限制了军地之间和不同系统、不同部门之间的沟通交流,增大了法规宣传和贯彻执行的难度。三是解密不及时。部分单位出于对发生失泄密问题的担忧和顾虑,对解密问题慎之又慎,均按最高规定年限执行,甚至“一密定终身”,使法规解密严重落后于时代发展需要。解密的风险性及准入认证的复杂程序,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非传统军工企业不能或不愿迈入国防市场的壁垒问题。

三、加强军民融合法规制度建设的对策思考

上一篇:无偿献血“三免”政策落地难 经济利益让法规遇 下一篇:高峰禁左、变道抓拍、断口封闭部分道路组织管